关闭
作者 内容 时间
王大顺基层老中医传承工作室说:
      中医称带状疱疹为“缠腰火丹”、“缠腰龙”、“蛇丹”、“蜘蛛疮”、“蛇串疮”等,其病位在表,病因在里,病变在皮,症结在脏腑。
      病因病机与症状
      历代医家均认为带状疱疹由火热所致。《医宗金鉴》将其归结为风、湿、热为病,与肝、心、脾、肺相关。临床最常见是以肝胆郁热者为主,或为肝气不舒,郁而化火;或为过食辛辣、肥甘厚味,致脾失健运,蕴湿化热;或为起居失常,劳倦过度,正气不足,邪客肌表;或为肺失宣降,治节失常,痰湿热毒排泄受阻而发于肌肤。西医认为此病由水痘——带状疱疹病毒感染所致。初期表现为莫名疼痛,甚至不敢触碰,皮肤不红不肿,无明显异常,好发部位依次为肋间神经、颈神经、三叉神经和腰骶神经支配区域,此阶段容易误诊。皮损初起为片状红色丘疹,旋即变为粟粒至黄豆大小的水泡,内含清液,数日后内液浑浊,数个或数十个簇集成片,成带状排列;重者可有瘀点血泡,或坏死,或伴有全身症状,如发热、口苦、便干、溺赤、心烦。
      临证以祛邪为主
      笔者在带状疱疹的治疗中常用龙胆泻肝汤加减,祛邪为主,兼以扶正,并针对相应证候及所属脏腑经络辨证施治。经验方如下:黄芪、桑叶皮、柴胡、郁金、黄芩、龙胆草、丹皮、赤芍、青皮、橘叶、水蛭、全蝎、大黄、车前子、焦三仙、甘草。
      黄芪、桑叶或柴胡、黄芩为君,或两对药同用。肝胆郁热较重者,重用黄芩、龙胆草,再加生地、丹皮、赤芍、紫草,以清热凉血,或加荆防、蒺藜,以散风止痒。皮疹疼痛较甚,位于胸胁者,加元胡索、木香、青皮、橘叶、水蛭,重者加用僵蚕、全蝎、蜈蚣,以搜风祛湿止痛。有血虚血瘀者,亦可应用当归、红花、三棱、莪术。虚热者,可加用青蒿、鳖甲。治疗中必须注意通利二便,给邪气以出路。舌苔黄厚腻者,需用芳香化湿、利尿祛痰药。如辨证准确,应用得当,常可在一周左右症状即可缓解或痊愈。
      带状疱疹多因火热所致,故用药过热会助热生火,过于滋腻会妨碍脾胃运化,水湿不运,郁而化火,加重病情。温燥之药如半夏、苍术,用量宜小,以免伤津耗气,若非用不可,当适量佐以益气、养血、润燥之品,如太子参、阿胶、知母等。
      常见治疗误区
      临床常见误区为烤电、火针、火疗、热疗、激素。以上治疗诸法在发病早期或可使皮疹消失,但热毒之邪入里,皮疹虽去,患处遗留疼痛。
      烤电:烤电为治疗带状疱疹最常见的误区。烤电有热病热治之嫌,湿热不得发越令毒邪存留于肌凑之间或深入经络、脏腑,变生他证。带状疱疹治疗应以清热凉血、泻火解毒、清热利湿、辛凉解表为主。经云“热者寒之”“其在皮者,汗而发之”。因发病处正是毒邪发出之所,此处虽不能用汗,但用荆芥、防风类药发散,可助邪从表解。另外,肺与大肠互为表里,重用大黄泻热通便,车前子、龙胆草利尿泻热,可使湿热邪毒加速排泄,缩短病程。
      火针、火疗、温灸:此三种治法亦为热病热治之意,可加重病情。其中火针应用时只是刺破皮疹,此为较轻之弊。火疗者,可使皮损局部红肿热痛加剧,病损范围扩大。温灸对于皮肤湿疹顽癣、慢性皮炎、鸡眼属寒属虚者疗效甚好,而带状疱疹及其他阳热湿毒所致的皮肤病则均不可用,免犯“阳病用阳”“虚虚实实”之误。
      激素治疗:有些医生会应用激素辅助治疗带状疱疹。激素治疗此病容易掩盖病情或变生它证,且长期使用激素副作用很多。笔者通过长期的临床观察,发现激素造成的伤害主要在肾。肾主骨生髓,肾主水,其华在发,应用激素后容易造成骨质疏松、水肿、肥胖,是因为肾精受损,髓海空虚。骨髓空虚则发为骨病,水液代谢异常则发为水肿。故而临床应尽量避免使用。
2018-08-29 17:28:04
标题:
回复内容: